灵魂,绳索的两头

土星的程式 和冥王的执念

上一次灵魂和灵魂的对话,像去年某个夜里的烛火,一闪而过,然后我们就缩回了漫漫长夜,在社会角色利益分配权力控制,我你他者,人间躯壳里摸索。

他们缩回去了,于是用躯壳的程式来对待你。一样的套话,一样的套路,你在套壳上撞得头破血流,日夜流泪。你累了,偶尔你还是想撞开它。

没什么,你就说吧,你是壳里的灵魂,用壳的程式行走,也不可耻;你是灵魂,你想与另一个灵魂映照,也不可耻。

众生也许并无差别,但你觉得他特殊,他就是你通往自性的道路,你真实地感受到了那就是你的灵魂,但它住在另一个身体里,说着你要说的话,做着你要做的事。

我猜想如果你说了,壳的封印就能解开。人身带着业力的磁场,那就是土星赋予的壳,一种印迹的重复,情绪、思想、生理、自以为是自己的我,季节性的记忆,星耀的周期,各自拖你下水,几百个我与非我争相缠斗,躯壳像坏掉的唱片机重复一段它以为是它自己要唱的歌词。

如果你说了,你可能发现,你那么想要的灵魂融合,其实也只是执念。冥王式的执念。执念的尽头只是一个普遍的真理,生命自然的状态,道家的无名。那是来处。

现在要归去,是名众生,实无可渡。

说了你就能放下执念,他那头业力的消解,并不是被你说开的,而是因为你这头放下了。你离自由又近了一步。如果你不说,那么你去打个坐,弹个琴,登山游湖,也能让尘埃落定。 并无客体,实无可渡。

人生无非消业解执,低消耗地做自然的自己。这一路自主驾驭情绪,思想,生理,自我认知,驾驭星耀对你的影响,直到拨云见日。

一些无可避免:

你需要的,和你想要的是两回事,直到你整合了所有内部的心口不一和混乱。直到合道了,才会没有被误导的欲望,想的就是需要的。“德以精灵降”,在那之前,反反复复,因不见神识,而产生愤怒的自毁。想要巅峰,走向低谷,想要在一起,偏偏对立,想要建立,却自毁神庙。神离开了,所以你在世界的旋转木马里轮回,困在不自主强迫症式的低级漩涡里。

每一个肮脏的路径背后,都是一个被堵塞的圣洁的真实渴望。

你想要的是至善,内外一片光明的爱的神圣,却因为在世俗环境滤镜罩下,把这愿望折射成了羞耻,你开始把心火当成羞耻来压抑,事情就真的变得龌龊了。好像一个想学习又不敢承认的孩子,像一个对自己有错误身份认知的人。一切的歧路都源于这内部的扭曲吧。

大道还是那么简洁自然,就在眼前,只要你能合上它。心归于真,所行皆是,所做皆成,从心所欲而不逾矩。能成,是因为此心非私心,此欲非私欲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%d bloggers like this: